薄荷糖呀

除了巍澜,都写朱先生水仙,信我,我是小甜文写手

竹马要相亲









罗浮生✘程慕生✘罗浮生


一点点:罗勤耕✘迟瑞


罗浮生坐在沙发上等程慕生,浴室里水声哗啦啦的响,他顶着半干的头发摸出手机消磨时间。


虚掩的门被打开,罗浮生把眼睛从屏幕上挪开看了一眼。程慕生站在门口擦头发,锁骨突出,锁骨窝里像能凝聚一汪春水,头发湿漉漉的,滴下两滴水,划过白皙的胸膛,顺着带薄薄腹肌的平坦的腹部一路向下,躲入腰间围着的浴巾里。那腰也细,像是两只手能圈住。那浴巾也短,只到大腿中间,臀部下方一点点,露着两条又白又细的小腿。那脚踝更是没法看,罗浮生甚至觉得都不够填满他圈起来的手掌。


程慕生一边举着块干毛巾擦头发一边走,举起的胳膊让整个身体显得更加舒展纤长,走到冰箱前,拿出两罐冰过的可乐,扔给罗浮生一罐,自己打开一罐。微闭着眼仰起头来喝,完美的天鹅颈展示的彻底,背后的蝴蝶骨像是要飞起来,阳光都凝成金色的光点在浓密纤长的睫毛上跳跃。


罗浮生一时间血液沸腾又如坠冰渊,他不知怎么突然对这位认识了二十多年的发小产生了莫名的冲动。


罗浮生手忙脚乱的打开可乐灌了两口,不行,还是平息不了体内的燥热。他突然在这夏日的空调房里待不下去了,这不是凉爽的室内,这是个蒸炉,蒸腾出他邪恶的见不得人的心思。


“那什么,慕生,我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了,咱俩改天再约吧。”


程慕生诧异的转过头来,盯着他看,眼里有着明显的不悦:“你去哪,咱俩前天就约好了今天打游戏,结果你告诉我你有事?”


程慕生几步跨过去压着肩膀把起身欲走的罗浮生按回去,一只脚抬起来踩着沙发边缘,罗浮生彻底被困住。程慕生凑的更近点,问他:“你刚才拿电话看什么呢,你不会是突然约了女孩子去玩吧?”


罗浮生被程慕生身上同款的沐浴露气息搅得神思混乱,被手掌按住的皮肤也烫的不可思议,只能嗯嗯啊啊是是对对的回答。


程慕生听到他说是气急了:“罗浮生你怎么回事,好不容易我休息一天陪你打游戏你还约人出去玩,还是不是兄弟了,你要敢走你这辈子别吃我做的生煎了!”


罗浮生被他吼得清醒了点,马上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回答了什么问题,赶快解释:“不是,我没有要约会,打游戏是吧,咱俩现在就打。”


程慕生这才满意点,去拿手柄插好线一屁股坐下,紧挨着罗浮生手臂,肩膀挨着那么近。


完了,整条手都麻了,还打什么游戏啊。


这一下午罗浮生输得一塌糊涂,被程慕生嘲笑他菜也没生气,毕竟他满脑子的小细胳膊白大腿,时不时碰撞的肩膀和相抵的膝盖。


空调呼呼的吹,罗浮生躺在床上像条离水的鱼一样扑腾来扑腾去,最后不耐烦一把将自己埋进棉被里。


他五岁那年随爹爹搬到这里,和五岁的程慕生成了邻居,两个小孩一见如故,一起上幼儿园,上小学,上初中高中,除了父亲他们是参与对方人生最多的一个人。罗浮生学习没程慕生好,每次都要进行考前突击,程慕生拿笔敲敲罗浮生的脑袋,无奈的给人讲题。


他们从五岁相识到二十五岁,有过无数的亲密接触,甚至今天中午他们还在一张床上午睡。夏日的炎热总是难熬,他们睡得一身黏腻,轮流去洗澡,怎么洗了个澡就一切都变了呢。


罗浮生闷在棉被里,脑海里乱糟糟的翻滚着程慕生的腰,程慕生粉嫩的耳垂,又白又直的小腿,精致的锁骨。那么好看,咬一口会不会留下齿印?罗浮生差点在流火的夏日给自己闷中暑了。


“爹,我想去相亲。”


罗勤耕吃饭的手一顿,不知道他这二十五岁情窦还未开过的儿子受了什么刺激。也不是没有过谈恋爱的心思,高中时罗浮生喜欢上隔壁班的班花,补习的时候美滋滋的和程慕生说,叫程慕生一巴掌拍灭了爱情的小萌芽。


“谈什么恋爱,给我好好学习!”


“哦。”


罗浮生乖乖拿起书做题,自此清心寡欲到二十五。


他大学毕业接手美高美,每天在酒水账单之间和客人打交道,闲暇之余约程慕生一起打球打游戏,生活被填的这样满,没恋爱好像也没什么。


你说大学?大学俩人不在一起,一个学营销一个学厨艺。罗浮生每天和同寝的兄弟一起上课打球,晚上对着台灯写作业,手机固定在支架上,视频那一头连着程慕生。


“我跟你说我们学校食堂太难吃了,又贵又难吃。我跟他们说你做饭好吃,他们都羡慕的不行。”


程慕生在那头笑:“那周日我多做点菜你带回去给他们尝尝。”


“不行。”罗浮生摇头摇的理直气壮:“才不给他们带,只能我一个人吃。”


后面一众兄弟埋怨他不够意思,人家大厨都开口了偏他拦着。


程慕生的学校在隔壁市,做高铁一个半小时,罗浮生周五放学就飞奔车站,去隔壁市接受投喂。程慕生自小喜欢做菜,天赋也好,初中起就做得像模像样,罗浮生总去蹭饭,生生的被养刁了胃口,连自小吃的罗勤耕的菜都满足不了他。他对程慕生的菜像是上了瘾,一段时间吃不到就没精神。


程慕生在学校附近租的房,程慕生是被迟瑞收养的,他父母是迟瑞好友,英年早逝,迟瑞把程慕生当自己孩子,对他倾其所有。迟瑞有钱又宠他,给他的都是最好的。罗浮生每个礼拜去了连吃带玩,两个小的没有亲爹束缚自由自在的。


你看,这哪有空谈恋爱嘛。


罗浮生从隔壁市回来,带了程慕生做的牛肉干和小饼干,寝室里疯抢一空。罗浮生听人夸好吃,像个老父亲一样自豪。


“罗浮生我跟你说。”冯豆子举着牛肉干指点江山:“你要珍惜你发小,等过几年他谈恋爱结婚了你就没有这待遇了。”


“瞎说什么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,就算他结婚了也不会忘了我。”


“哈哈,那你就等他谈恋爱以后再看吧。”


罗浮生不乐意了,晚上和程慕生视频的时候告状,程慕生有点感冒,嗓音有点哑哑的,带着点气音:“那以后不谈恋爱了,专心给你做饭。”


罗浮生心头一跳,转头和寝室兄弟炫耀,看到没,这么好的兄弟,我有你们没有。


罗浮生去相亲,也不知他爹咋想的,居然安排在程慕生的餐厅。姑娘挺腼腆的,带着个闺蜜倒是挺大胆直率,程慕生亲自出来送了一道甜点,柠檬清新的香味萦绕齿间,就是他的那份格外酸。


相亲失败了,本就是为了摆脱那种念头才做的挣扎,一想到程慕生就在后厨,这还怎么进行的下去,连和姑娘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
相亲这条路走不通,罗浮生又把目标转向美高美,灯红酒绿,男男女女,总有一款。。。都不适合他。


他越想忘就记得越清,1080P那么清晰。他还有意无意的躲程慕生,他见程慕生一次就心惊肉跳的,心脏欢快的厉害,撞得胸腔都疼。可他不见程慕生又难受,日思夜念的想,心脏丝丝挠挠的痒。他气的捂着心脏抱怨,跟了我二十多年,我还伺候不好你了是吧!


罗勤耕觉得儿子最近有点怪,大方的空出来一晚上时间,拎着两罐冰啤酒找儿子谈心。


罗浮生自小没妈,罗勤耕不太会养孩子,从小就跟他成人式的谈话,比起父子更像朋友一样。


罗浮生心烦的厉害,借着点酒劲把烦心事往他爹这个树洞里倒,他实在太怕了,不敢往前迈一步,怕最后连朋友这个身份都没有,那是他人生的三分之一,他不能失去。倒完了心事痛快了,卷着被子睡去。罗勤耕给他盖了被,调了空调关上门,睡不着了。


罗勤耕掏出电话:“宝贝,明晚去咱家一趟,有事和你说。”


第二天程慕生接到他爹加班不回家住的电话。


任罗浮生和程慕生打死也想不到,他俩爹偷偷在外面置办了个小家,也就两层小别墅那么小吧。


就还挺刺激的。


迟瑞被罗勤耕从背后搂住,箍得紧紧的:“阿瑞,我跟你说个事,你别急哈。”


迟瑞点点头,说你说吧,我脾气好着呢。


“浮生,浮生他好像喜欢上你家慕生了。”


迟瑞完全忘记了刚才说的脾气好的话,使劲挣了一下,奈何对方劲也大,没能脱离罗勤耕的怀抱。


“你们爷俩怎么回事,可着我们一家祸祸!”


罗勤耕啄吻迟瑞耳垂,哄道:“怎么能叫祸祸呢,我们家浮生也不差啊,当然你家慕生更好。而且你看,他俩从小一起长大的,知根知底,要是在一起也不是坏事是吧。”


迟瑞问他:“浮生怎么跟你说的,认识二十年突然就喜欢上了?”


罗勤耕回忆了一下谈话内容:“浮生说是突然喜欢上的,但我觉得更像是日久生情。也许他一直是喜欢的,只是自己没发现,然后突然某个契机来了,他就发现了。”他没好意思说自己儿子看人家儿子出浴看出反应了。


“阿瑞,你回家探探慕生口风吧。如果慕生没那个意思我就让浮生趁早熄火,省的破坏了从小到大的情意。”


迟瑞思考了一下,点点头同意了。


罗勤耕一把抱起迟瑞:“那夫人和我就寝去吧。”


他俩在一起有些年头了,顾忌着孩子,怕他们不接受就一直没敢说,这两年孩子工作稳定正准备坦白呢,没想到又出了这个状况。


迟瑞挑了个凉快的夜晚,也拎了两罐冰啤,父子嘛,一起喝酒也是乐趣啊。


迟瑞出招诡异:“慕生,你要不要去相个亲?”


程慕生疑惑的看了他爸一眼,仿佛那是个假的:“爸你怎么了,你不是不管我这些事吗?”


迟瑞喝了口清凉的啤酒,说:“体验下催婚的乐趣。”


“不去,我自己遇。”


“你自己遇?”迟瑞充满怀疑的眼神瞟过去:“你都二十五了还没遇到呢,整天和罗浮生一起混。要不是罗浮生最近去相亲了,我简直怀疑你俩有点啥。”


“爸你说什么呢,我们就是发小。”


迟瑞假装信了的样子:“是是,发小。那你发小都相亲了你考不考虑也去一下?听勤耕说你发小这个周六还要去相亲。”


一提起相亲程慕生就满腹焦躁,他是山无棱天地合都没想到罗浮生能去他店里相亲。他在后厨做菜,却像个被觊觎珠宝的财主一样惴惴不安。他似乎从来没想过各自会有家庭这种事,多年前随口说的不谈恋爱专心给他做饭这种话似乎成了言咒,让他想不到要结婚生子。他心烦意乱,给罗浮生的那份甜品从来都是放两份糖,那天却手不听使唤的就放了半份。


程慕生把自己关在屋里,摸出手机发信息。


程慕生:你周六要相亲?


罗浮生:嗯。


程慕生:怎么又要相亲,这还带上瘾的?


罗浮生:这不也到年纪了嘛,而且我要是有对象了说不定我爹一放心也能找一个呢。


程慕生:这回事哪家的姑娘?


罗浮生:emmm,不是姑娘。


程慕生:???


罗浮生:我吧,我才发现,我好像喜欢男的。


程慕生:?!


罗浮生:我也是才确定的,我怕吓到你就没敢说,瞒着你对不起啊(⋟﹏⋞)。


程慕生:。。。这有什么对不起的,你喜欢最重要。


罗浮生:你不会觉得我怪嘛?


程慕生:不会,我更希望你幸福。


罗浮生:谢谢慕生,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(∗❛ั∀❛ั∗)✧*。!祝我相亲顺利吧~


程慕生啪的一声把手机一扔,你爱顺不顺,关我什么事。


罗浮生接到程慕生电话,让他去店里吃养生粥。罗浮生工作性质问题,让他有个不太健康的胃,程慕生时不时的给他熬点药膳粥什么的养胃。


罗浮生喝的嘴唇都红润润的,从碗里抬眼,上目线看着他,跟他笑。“慕生你真好。”。


“慕生啊,你记得大学的时候你说,你说。。。”


“说什么?”


“。。。没事,再给我来一碗吧。”


你说你不谈恋爱专心给我做饭是真的吗?罗浮生不敢问,怕问了就挽回不了了。


喝完粥两人一起回家,一般都是罗浮生载着程慕生。可这回罗浮生却噌的一下站起来了:“慕生啊,要不你带我吧,我今天有点累,不适合骑车。”刚才程慕生的手一摸到他腰上他就觉得不太行。


程慕生载着罗浮生,腰被搂着,肩头被靠着,突然觉得特别满足。临到家门罗浮生突然想起来似得说:“我周六相亲,不能陪你玩游戏了哈。”一路上那点好心情彻底被打破,程慕生的脸冷的跟数九寒天一样。


程慕生回家把钥匙往茶几上一拍:“爸,周六我也相亲,人你定,地方我定!”


程慕生比罗浮生晚到一点,罗浮生已经聊上了,两个人都满脸笑容,同龄人共同话题自然也多。


程慕生相亲对象居然是上个罗浮生相亲对象的闺蜜,坦白直率的小姑娘。程慕生全程心不在焉,心思好像九曲十八弯,看罗浮生越聊越开心,他就越不开心。为什么不开心,发小也要有自己的生活啊,他一定是因为固有生活模式被打破才不满的。


“罗浮生!你给我放下!”


程慕生一下冲过去,握住罗浮生手腕,罗浮生筷子尖上夹着棵杏仁。


“聊天聊傻了吗,连杏仁过敏都忘了。”


罗浮生有轻微的杏仁过敏,吃了会全身痒,非要吃了药过了夜能好。


“哎?慕生你怎么在这,我刚才没注意就夹起来了,没事,我没吃。”罗浮生一边把筷子放下一边安慰程慕生。


最后相亲变四人聚餐,聚完餐罗浮生跟着程慕生回家。


程慕生回家跟相亲姑娘发信息道歉,为自己的心不在焉。姑娘很开朗好说话,完全没放在心上,末了姑娘问他:“今天那个是你发小吗?”


程慕生:是啊,我们认识二十年了。


姑娘:难怪,觉得你们气场特别和,嗯。。。,感觉别人插不进去,你们俩才更像一对。


程慕生豁然开朗,九曲十八弯的心思突然被理顺,变成一条笔直的高速,路的那头连着他的答案。


程慕生不像罗浮生那么纠结,他只是组织了下语言,然后给罗勤耕打了个电话:“喂,罗叔叔好,我是慕生,我有事想跟您说,也想请您帮忙。。。”


挂掉电话,程慕生把他爸从书房拽出来,跟他爸出柜。


“你这性格还真像你亲爹,雷厉风行的,加油吧,我看好你。”


“谢谢爸。”程慕生谦虚吹捧:“是您养的好。”


迟瑞打个哈欠:“别拍马屁了,你们也不用新买房,我们家给你住,我去和我男朋友住。”


“?爸你什么时候有对象的,还是男的?”


“啊,好几年了吧。”迟瑞掏出电话播出去:“来帮我收拾行李吧,我们同居。”


一分钟没到门就响了,程慕生差点以为他爹找了个闪电侠,结果门一开程慕生比看见闪电侠还惊悚,罗勤耕拎着个大箱子进来。


“阿瑞,我来帮你收拾东西了。”


? ? ? ! ! !


罗浮生简直怀疑他爹喝了神秘药水,居然又给他安排了一场相亲,居居然又在一道餐厅。他发自灵魂的拒绝,脑电波都要强烈成实质。


罗勤耕在电话那头一如既往地温润:“去吧,最后一次,包你满意,不去打你。”


罗浮生一踏进店门就觉得诡异,灯光幽暗,服务员不知哪里去了,店里重新布置过,中间那桌摆着燃烧的蜡烛和玫瑰花,一个人影影绰绰掩映在玫瑰花后面。


来都来了,龙潭虎穴也要闯闯,不然回家会挨揍。在闯虎穴和挨揍之间,罗浮生毫不犹豫选前者。


越来越近了,罗浮生拿出孤胆英雄的气魄,却不想真的有个老虎在那。


“慕慕慕慕生?”


程慕生拿起手边的向日葵双手递过去:“您好,我叫程慕生,你的相亲对象。”


让我们抛下过往,以一种全新的角度看待对方。


罗浮生接过花,对着他傻笑:“您好,我叫罗浮生。”


“那好,罗浮生先生,从现在起你是我男朋友了。”


“哎?”


“你接了我的花了,你想翻脸无情吗?”


“可,可我们这不刚认识吗?这也太快了吧。”


“快什么快,先婚后爱没听过吗,房子已经整理好了。我爹已经搬去你家了,你的行李已经送到我家了,从今天起咱俩同居,培养感情。”


“???哦。”


评论(24)

热度(87)